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拉開《臥室》的窗簾——巴爾蒂斯

拉開《臥室》的窗簾——巴爾蒂斯

分享到:

  在20世紀,“貴族”一詞,已經有點古董的味道了。但那些擁有貴族血統的人卻似乎殘留著人們既好奇又愿意去想象的氣質。

  盡管很難說清什么是真正的貴族氣質,但一旦面對,也許會感覺,那的確就是貴族氣質。在巴爾蒂斯的畫面上,就有這股氣質。它不一定威嚴,也不一定倨傲,但有點說不清的神秘,又有點說不清的幽深,那些畫中人好像真來自一個被時光湮沒的時代。盡管他們的打扮和現代人沒什么兩樣,但那些沒有表情的臉沒有親近感,相反,一種不斷加深的距離橫亙在讀者和畫中人中間,好像他們來自另外一個時空,正冷冷地打量我們這個時代。

  巴爾蒂斯畫下的人物的確沒什么表情。不去畫人物的表情當然不是巴爾蒂斯的首創,但巴爾蒂斯的人物“無表情”卻很不一樣。那些被他畫出的人物像是沒有生命的人體,從一出現,就始終只是一個僵化動作。或者說,那些畫中人的全部生命都僅僅凝固在一個瞬間,不需要過去,不需要未來。他們只需要這個瞬間,也只存在于這個瞬間。

  世上有沒有這樣的人?難說有,也難說沒有。說沒有,是不可能在生活中遇見;說有,是他們畢竟存在于巴爾蒂斯的畫面里。譬如他那幅有名的《臥室》。整個畫面色彩陰暗,右邊窗前的小孩正推開厚厚窗幔,從窗外照進的光線照在一具仰臥于沙發的裸體身上。那具裸體身子平躺,手臂垂到地面,彎曲的左腿與伸展的右腿構成一個三角造型。不論是窗前的小孩還是躺在沙發上的裸女,都充滿詭異的意味。我們無法從畫面了解她們之間的關系。即使那個小孩,也冷冷地沒有任何表情,她推開窗幔的動作顯得兇狠和霸道,還更像有股殺機。無法想象,在拉開窗幔之前,她在干些什么,也不知道她究竟從臥室哪個地方走來,只能看到她這個動作,似乎她的存在就為了完成這一動作,也不會有接下來的行為。那具裸女也像是這樣躺了很久,甚至死亡也不會這么久。但她并沒有死去,似乎也永遠不會站起來。可以說,她們的關系已經形成,永遠不會改變,也永遠凝固在這個瞬間。

巴爾蒂斯油畫作品《臥室》
巴爾蒂斯油畫作品《臥室》

  巴爾蒂斯將人物和畫面進行這樣的固化處理,當然可以說是他的風格所致,但他為什么熱衷這一風格?也許可以說,每一種風格的形成都來源于作者的本來氣質。巴爾蒂斯的氣質決定了他的所有。面對主宰20世紀畫壇的抽象表達,在強烈復古的血液推動下,巴爾蒂斯堅決地向傳統返回。當然,返回傳統也不是他個人這么做。關鍵是,似乎只有他,才做到了以時間背后的喚起對所處時代進行不屑一顧的睥睨。

  睥睨時代的人往往會被時代拋棄。巴爾蒂斯卻恰恰相反,在他的人物固化中,令人感到的是,即使一個過去的時代,如果它被喚醒——哪怕只一個瞬間,也將對今天這個時代進行毫不猶豫的睥睨。20世紀的發展值得謳歌,但發展的結果又使人性變得扭曲。因此,是否真的值得謳歌就變成一個疑問。從巴爾蒂斯的人物固化中,可以看見他對今天的反諷——即使兩個同處一間臥室的人,也被冰冷的時空隔成冷漠的無交流個體。甚至,那個平躺裸女身上散發的情色意味,也讓人無端感到一股窒息。

  或許,能反諷這個時代的人,必然是那些血液中有不同質素的人。作為波蘭名門后裔,巴爾蒂斯的血液中恰恰就有這一特質。據說,畢加索將“20世紀最偉大的畫家”之稱給予了巴爾蒂斯。這只是據說,沒有人考證。而沒有人考證,理由也許便是它無須考證。

© 2011-2019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2019年无错36码